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继兴的BLOG

很纯粹的文史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刘继兴,作家,文史学者,传媒资深人士,山西柳林县人,现工作定居太原。生于1970年,1992年毕业于天津大学,十余年来,在文、史、哲以及美学、传播学等领域均有建树。共发表各类作品550余万字。有《刘继兴读史》、《魅力毛泽东》、《历史的迷踪》、《哭泣的历史》、《历史上的那些牛人们》、《民国大腕》等著作问世。主编有《读史》丛书系列。 联系方式: Email:ljx6039@163.com QQ:416840699

网易考拉推荐

风云北武当(一)"><长篇小说>风云北武当(一)  

2006-03-14 00:52:0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<一>

        雄浑的黄土高原。

        巍巍吕梁山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 四周万籁俱寂,炊烟袅袅升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阳在城西的莽莽虎山后露出半个脸庞,望着黄昏中隐约可见的城郭,大口大口地吐着血,染红了西边的半个天空,也染红了石州城外庄稼地里归来的老农们的弓背。

        残照落在了城垣断壁上,秋风中更增添了几分萧瑟。

        突然,一种低沉浑浊的声音从地下冒出,“呜———呜———呜——”,像一个受伤的男子汉在哽咽,泣不成声,无限伤感。

    “这是土地爷在痛哭”,正在专心下棋的李大烟袋忿忿地说:“这年头,没完没了地打仗,当朝的蒙古鞑子从来都不把我们汉人当人看,官府没完没了的抓丁,没完没了的摊派,地绅豪强又乘机兼并土地,连地皮也被他们刮低了三尺,难怪连土地爷也不得安生,这老百姓的日子还怎么过?”

        与他对弈的吕敬老人头也没抬,手里拿起一只黑炮放在另一只黑炮后边,形成以双筒炮兵临城下之势,然后感慨地说:“你说这世上的战争都能和你我一样在棋盘上解决,岂不免却了多少生灵涂炭,岂不少却了多少人间悲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大烟袋低头看了看自己在棋盘所处的危局,苦笑地摇了摇头,又点了一袋旱烟,猛抽两口,吐了几个浓浓的烟圈后,慢悠悠地说:“你老兄学问大,天文地理,古往今来,无所不晓,不像老朽一介粗莽村夫,每天只知埋头干农活,然后就是与你下下棋,许多事情不明就理。你说,如今天下乱成一锅粥了,不是你打我,就是我打你,如此打来打去,遭殃的还不是老百姓?这种日子何时才是尽头?”

    “老夫昨日夜观天象,发现群星轮番向紫微星发起攻击,交锋激烈,此消彼长,变数甚多,扑朔迷离,一派兵戈之象呵。看来十年内能结束战事,也就烧高香了。”吕敬老人叹口气继续说:“世事沧桑风云变幻,正如你我面前的棋局。想成吉思汗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,所向披靡,无不臣服。元世祖忽必烈听从谋士刘秉忠的建议,取《易经》上‘乾元’(极大)之意,将蒙古国改为大元,是何等的不可一世!现如今大元却摇摇欲坠,内患连连,各地义军如雨后春笋,风起云涌。官军一直在对其残酷镇压,可越镇压,义军却越多,怎么也铲除不尽,恰似白诗所说: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你看,官军与义军哪一方能最终打胜?”李大烟袋饶有兴趣地问。

    “双方谁将取得最后的胜利,目前尚难料定。当今统治天下的蒙古贵族多年来骄奢淫逸,进取心全无,体质乃至精神均已退化,与他们有“一代天骄”之称的祖先不可同日而语。草原雄鹰的后代早已折翅,朝中几无可用之材,官军只是长于扰民,御敌时不堪一击。元室气数将尽,灭朝是迟早的事。但义军能夺取天下吗?我看也未必。这些人出身低微,未曾读书,不通历史,不知取天下之道,又缺乏智者的指点,很难成事。他们起事之初都是不堪官府重压,迫于无奈铤而走险,均打着为天下穷苦人谋出路的旗号,对老百姓很好。但一旦他们拥有地盘,官军对其无可奈何时,他们就开始贪图享乐,为所欲为,甚至比执政者的腐败有过之而无不及,早忘了自己当时起家时所依靠的社会基础,焉能不败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大烟袋说:“听你一分析,老朽便明白了几分。可是现在起事的这好几支义军中,难道就没有一个可成大气候的?”

   “目前叱咤风云的义军头领,我觉得均难成大器。真正的英雄,也许还正在艰难的成长之中。古来成大事者,无不有悲悯天下的情怀,历经磨难,百折不挠且愈挫愈勇,方能实现终极抱负。正如,秦末农民起义领头的是陈胜、吴广,号令天下推翻暴秦,攻城掠地,功莫大焉。可最后争天下的却是刘邦、项羽,结果刘邦赖以汉初三杰张良、萧何、韩信的鼎力相助,体恤黎民,攻心为上,最终建立了赫赫数百载的大汉江山。”

   “你老兄满腹经纶,对天下事了如指掌,当初干嘛对朝廷功名坚辞不就,甘心与老朽一样当个平头百姓?”

   “计利当以天下计。当今世道暗无天日,黑白颠倒,道不同不相为谋,老夫宁愿碌碌终老林泉之下,也不愿与那些尸位素餐者为伍。”

       长叹一声后,吕敬老人徐徐吟哦:“黄钟毁弃,瓦砾雷鸣;谗人高张,贤士无名。吁嗟默默兮,谁知吾之廉贞?”

   “老兄的气节真让在下佩服,可敬可敬!”

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黄昏时分,秋风中凉意甚浓,两位老人却仿佛全然不觉,坐在石州城郊马路边的农家小院里,一边下棋一边闲扯,其景萧萧,其情陶陶,远处一望,像一幅古色古香的村野泼墨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,裹挟着漫天飞舞的黄尘,在静谧、空旷的四野显得格外聒噪。

        两位老人抬起头来,望了望黄尘起处,互相看了看,相对无言,继续低头下棋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,很酷、很新潮。
一句话,一张图片,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。

点击以下链接注册,和我一起来玩吧!
http://t.sina.com.cn/reg.php?inviteCode=1221707263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