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继兴的BLOG

很纯粹的文史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刘继兴,作家,文史学者,传媒资深人士,山西柳林县人,现工作定居太原。生于1970年,1992年毕业于天津大学,十余年来,在文、史、哲以及美学、传播学等领域均有建树。共发表各类作品550余万字。有《刘继兴读史》、《魅力毛泽东》、《历史的迷踪》、《哭泣的历史》、《历史上的那些牛人们》、《民国大腕》等著作问世。主编有《读史》丛书系列。 联系方式: Email:ljx6039@163.com QQ:416840699

网易考拉推荐

(长篇小说)风云北武当(二十五---二十六)  

2006-03-21 21:59:0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<二十五>

 稍倾,饭毕,梁龙拱手相问:“不知兄台意欲何往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汪不傲接口道:“搅扰壮士了,我们欲往长治一带。”

        吕岩和婷儿心中俱各纳闷,不知汪不傲何以骗人。没想到梁龙一听大喜:“咱们正好顺路啊,我欲往少林寺拜会家父一旧友,今日天色已不早,不如我们再赶七、八里路在前面云梦山脚下歇脚。”

 吕岩和婷儿早已对梁龙惺惺相惜,不待汪不傲开口,当即同意,汪不傲乃久走江湖之人,对于梁龙心下还有几分猜忌,正思忖着怎么劝阻吕岩等,岂料吕岩等已先走了,只得和任夫人紧紧相随。

       半个多时辰后已是落日余晖,他们赶到云梦山下,见那云梦山在夕阳的沐浴下,遍野金黄,层林尽染,五彩斑澜,鸟语花香,流水潺潺,更有那古刹悬空,栈道飞架,自下望上,恍有空中楼阁,别有洞天之致!

   众人不禁被眼前景致吸引,忽然一阵疾风吹过.

   只见山上走下一胖大和尚,这和尚一袭黄袈裟,背了个褡裢。满脸横肉,经过婷儿身边时,只见那胖和尚浑浊的眼神中突然现出一丝亮光,脚步也微微一顿。胖和尚的那眼神被汪不傲一下看在眼里,不过也不甚在意,婷儿明眸皓齿,韵致万分,即便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见了,恐怕也得多瞧一眼,况且和尚也是人。

       当晚,婷儿和任夫人一屋,汪不傲、吕岩、梁龙三人一屋在客店住了。是夜三更,一人身着黑色紧身衣,头罩黑纱,虽身形胖大,但却身手敏捷,只见他纵身从客店外的围墙蹭地跃上了墙头,又轻飘飘地跳进了客店,到了婷儿的窗口。只见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锦盒,朝窗户上捅了一个窟窿,按了一下锦盒机关,一股白烟便从那窟窿飘向了屋内。约过了半盏茶的工夫,那夜行人的眼角掠过了一丝得意的狞笑,然后撬开窗户,悄无声息地跃入了婷儿的屋内,动作麻利地将婷儿用被子裹好扛在肩上又从窗户跃出,几起几纵己出了客店,向云梦山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却说汪不傲是夜辗转难眠,吕岩和婷儿初涉江湖,不知江湖险诈,孩儿性情,只会凭感觉办事,冒然结交梁龙,也不知这梁龙是敌是友,又担心这一路上不知会不会发生事端。如此心烦意乱,不知过了多久,才迷迷糊糊入睡,即将进入梦境之时,忽觉肚子有些难受,便爬起来去茅厕,经过婷儿母女房间时,一看窗户大开着,暗叫一声不好,当即回房将吕岩唤醒,拿了火折便奔婷儿房中,只见任夫人一人躺在炕上沉沉入睡,哪有婷儿踪影!

          这时吕岩和梁龙已站在汪不傲身后急切地问:“婷儿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唉!太大意了,婷儿武功并不弱,何以没有打斗,便被敌人掳走了呢?”汪不傲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“定是中了敌人迷香,昏过去了。”梁龙接口说道。

     “迷香?这是江湖下三滥角色采花淫贼才用的东西,一路上我们并未碰上什么可疑之人啊!”汪不傲脑中急速地盘算着,是何人所为呢?

        吕岩听了汪、梁二人之语,心智一下乱了。婷儿遭了敌手,如何是好?心中真是焦急万分,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是木呆呆地在地上站着。只觉得婷儿还是在武当山那样笑靥如花地戏弄着他。这时又听梁龙道:“要不要先救醒任夫人?”

      “不要,任夫人如果知道婷儿出事 ,肯定会受不了,咱们先让她睡着,想好主意再说。″汪不傲边说边走出了任夫人房间,梁龙紧跟着也走了出去。吕岩见二人出去了,也痴痴地跟着走出来回了他们的房间。进了房门,汪不傲焦躁地来回踱步,那梁龙也坐在一个凳子上沉思着。吕岩的心好像也和婷儿一起走了,他不会动也不会思考,只是木木地站着,不时望一下汪不傲,再望一下梁龙。

    “是了,岩儿,梁龙咱们赶紧去云梦山!”汪不傲停住了脚步急切地说。

<二十六>

       听到汪不傲的叫声,吕岩一激棱,像从梦中醒来一般,头脑一下清醒过来

   “前辈,为何要上云梦山?”梁龙边收拾兵器边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,咱们吃饭时,不知你们是否注意到有个胖大和尚?那和尚看婷儿的眼神很是不对,我当时不甚在意,这会想来,也只有那和尚最为可疑。听说云梦山有一个古刹,那和尚定是云梦山的,事不宜迟,咱们速速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咱们都走了, 任夫人醒来,岂不急死 ?这天已快亮了,您就先留这儿照顾任夫人,我和吕兄弟去云梦山,任夫人醒了,您就告诉她,我们大清早结伴去云梦山,很快就回来。”梁龙说完汪不傲道:“如此甚好,只是搅扰梁兄弟了。那可疑和尚身形胖大,眼神混浊,但看步伐,定是功夫非浅,你们遇上此人,定要慎之又慎。”梁龙顾不得客套,当下和吕岩就匆匆赶往云梦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云梦山距山脚1800米处有一青石峡谷,谷中有一古刹,一线清泉从云梦山山顶直泻而下,终年不绝,状似素娟抛下,声如金玉击石。每年入冬,山顶清泉仍可经厚积霜叶的小隙潺潺暗渡,经崖顶泻下,滴水成冰,日复一日,便形成了一座拔地而起的自然冰塔,形如牙雕玉琢一般,晶莹剔透,然是壮观!

        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一至初八,山下村庄男女老幼都会结队爬山,观赏“冰塔”胜景,并以冰塔的高低判断当年丰欠。并传有民谣“冰塔高又尖,粮食堆如山”。到了农历三月初三,是云梦山古刹传统的“蟠桃会”,乡民便上山进香,凡入山者,都要取冰吮之,当作佛水,传说吃了佛水便会一年消灾避难。由于云梦山有此奇观,所以古刹的香火甚丰。

        梁龙和吕岩一路疾奔,东方翻白时,才来到了古刹。吕岩上得山来,身上早已湿透,清风吹来,微微的寒意使吕岩一下子清醒了过来。想想自己一晚上的茫然,暗叫惭愧,“想我堂堂九尺男儿,在武当山勤修武艺,为的是在这乱世之中能有所作为,可我却遇事就不知所以,又怎能建功立业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沉思之际,梁龙说道:“兄弟,你不觉得奇怪吗?此时天已大亮,为何这古刹听不到和尚诵晨课?”吕岩静下心来一想:是呀,在武当山,道士们五更就起来了,可这古刹这时还不开刹门?

    “梁兄,咱们翻墙进去看个究竟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两人纵身跳进了古刹之内。进得刹内,只见一小和尚睡眼惺松地拎着一只马桶,嘴里嘟嘟嚷嚷的走出来。梁龙闪到其身后,一下子捂住小和尚的嘴,把桶放在了地下,朝吕岩使了个眼色,便挟着那和尚跳出了古刹,吕岩警惕地看了看身后,发现没有任何动静,也随后跳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来到一僻静之处,梁龙用刀尖抵了小和尚脖颈,放开捂着小和尚的手,放低声音说:“放乖点,要是喊叫,一刀要了你小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和尚满眼惊慌,连连点头。

   “说,这古刹共有几个和尚?”

   “我们方丈刚给我们古刹起了个好名,他说这是‘逍遥刹’,刹内原来有四十多人,现在只剩四个了。”

   “继续往下说,为何只剩下四个了。”

   “古刹原来的方丈是空无大师,他就是本地人。你知道我们这古刹连年香火不断,收入颇丰,山上又环境优美。空无大师就和我们终日念经种田,闲暇时也教师兄弟们一些防身之术。去年蟠桃盛会时,现在的色戒方丈来此挂单,他住了几月后,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空无大师,色戒方丈说空无大师去云游四海了,让他暂管古刹,还让师兄弟们看了空无大师的亲笔信,师兄弟们也就信了。”

   说到这,小和尚欲言又止。

 

 

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,很酷、很新潮。
一句话,一张图片,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。

点击以下链接注册,和我一起来玩吧!
http://t.sina.com.cn/reg.php?inviteCode=1221707263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