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继兴的BLOG

很纯粹的文史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刘继兴,作家,文史学者,传媒资深人士,山西柳林县人,现工作定居太原。生于1970年,1992年毕业于天津大学,十余年来,在文、史、哲以及美学、传播学等领域均有建树。共发表各类作品550余万字。有《刘继兴读史》、《魅力毛泽东》、《历史的迷踪》、《哭泣的历史》、《历史上的那些牛人们》、《民国大腕》等著作问世。主编有《读史》丛书系列。 联系方式: Email:ljx6039@163.com QQ:416840699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诗词佳句引发的悲剧  

2013-12-06 10:16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古代曾有过不少文士因写出诗词佳句而引来杀身之祸,这些悲剧读来令人扼腕。

 

隋代著名诗人薛道衡是山西万荣人,他的诗刚健清新,一扫其时弥漫的六朝以来的浮艳绮靡文风。薛道衡深得隋文帝赏识,青年时代曾出使南方的陈朝。这期间他写的一首小诗《春日思归》,清新有致,含蓄婉约:“入春才七日,离家已二年。人归落雁后,思发在花前。”史载,在他写出前二句时,在场的陈国文人们嗤笑不已,认为平淡无奇。而等看到后两句时,禁不住都赞不绝口。于是,连向来看不起北人诗文的江东文人学土,也争相传诵。

 

薛道衡的诗歌代表作是《昔昔盐》。全诗结构完整,语辞绮丽,通篇对仗,一韵到底。而恰恰是其中最为脍炙人口的二句,竟使薛道衡惨遭杀身之祸:“暗牖悬蛛网,空梁落燕泥。”当时,已登基继位的隋炀帝也善作诗文,嫉妒心甚强,容不得别人超过他。据说薛道衡就是因为这两句质朴自然,形象逼真的诗文而被隋炀帝罗织罪名残忍缢杀的。公元609年(隋炀帝大业五年),薛道衡将要被处死时,隋炀帝问他:“你还能写‘空梁落燕泥’这样的诗句吗?”隋代最杰出的诗人,就这样死于非命。

 

翻阅《全唐诗》,令人匪夷所思:卷五十一,宋之问有一首《有所思》;卷八十二,刘希夷有一首《代悲白头翁》,除了第三句,宋之问的“深闺女儿惜颜色”,与刘希夷的“洛阳女儿好颜色”,有六个字的微小变通外,其余的文字一字不差。正是这首诗,成为文学史上的一段悬案,引发了一个惨案。

 

刘希夷,字庭芝,汝州(今河南临汝县)人。《唐才子传》说他是高宗“上元二年(675年)郑益榜进士。时年二十五,射策有文名。” 宋之问是刘希夷的舅舅,也是唐代大才子,上元二年(675年)进士及第(进士的前三名,即状元榜眼探花)。这个宋之问,被后人讥为“才华盖世,无耻之尤”。他曾给武则天当面首,给张易之提便壶,还曾出卖过自己的救命恩人,人品很不堪。

 

刘肃《大唐新语》卷八、韦绚《刘宾客嘉话录》、《唐才子传》都记载刘希夷不肯将其诗《代悲白头翁》中的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句让给舅舅宋之问,因而被杀一事。《刘宾客嘉话录》这样记载:“刘希夷曰:‘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’,其舅宋之问苦爱此两句,恳乞,许而不与。之问怒,以土袋压杀之。宋生不得其死,天报之也。”

 

历代帝王中,经历最奇特的是南宋的宋恭帝赵顕。他生逢乱世,四岁时在临安(今杭州市)登上皇帝的龙位,其时,南宋江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。两年后他被元军俘往大都(今北京),降为元朝的臣子。在大都被幽禁6年后,又被迁居于上都开平(今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西北),在开平又幽禁6年后,再被遣入西藏为僧,竟然成为佛门高僧和翻译家,最后却因文字狱被杀。其曲折的生命历程,令人无法不感慨人生之无常。

 

元英宗至治三年(1323年),赵顕写了一首给他带来杀身之祸的诗:

 

寄语林和靖,梅花几度开?

黄金台下客,应是不归来。

 

这首诗充分表现了他对南宋王朝的思念之情,他想起了西湖孤山的梅花,想到了两百年前在那里栽种梅花的林和靖,二十个字平淡中隐含着无限的悲戚之意,读来令人百感交集。

 

此诗触犯了文字狱。被元朝皇帝发现,大怒,遂下令于至治三年(1323)四月赐死赵顕,这一年他53岁。

 

清初翰林院有位庶吉士名叫徐骏,是康熙朝刑部尚书徐乾学的儿子,也是顾炎武的甥孙,他也不幸因诗作而送命。雍正八年(1730年),徐骏在上呈的奏章里,把“陛下”的“陛”字错写成“狴”字,雍正见了,马上把徐骏革职。后来再派人一查,在徐骏的诗集里找出了如下诗句“清风不识字,何事乱翻书”、“明月有情还顾我,清风无意不留人”,认为是赤裸裸的影射,于是雍正龙颜大怒,就下令把徐骏杀了。

 

乾隆时期的《一柱楼诗集》事件,有多人因诗句而丧生。江苏东台的举人徐述夔去世后,其子为纪念亡父而刊印《一柱楼诗集》。集中有诗句“举杯忽见明天子,且把壶儿抛半边”被指用“壶儿”喻“胡儿”,被暗指清朝。还有“明朝期振翮,一举去清都”,后来乾隆帝言其“用朝夕之朝为朝代之朝,不用上清都、到清都,而用去清都”,因此是“显有兴明灭清之意”。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,仇家蔡嘉树检举诗中辱骂清廷,于是酿成大案,牵连的人很多,只要是涉及到一柱楼诗者,均一个不漏地查过去。乾隆帝指示:“徐述夔身系举人,却丧心病狂,所作《一柱楼诗》内系怀胜国,暗肆底讥,谬妄悖逆,实为罪大恶极!虽其人已死,仍当剖棺戮尸,以伸国法。”故徐述夔及其子已死也开棺枭首示众,两个孙子虽携书自首,仍以收藏逆诗罪处斩。连乾隆帝的宠臣沈德潜因为给徐述夔写过传记,又兼写过《咏黑牡丹》诗句“夺朱非正色,异种也称王”,尽管沈德潜已死去多年,也被“革其职,夺其名,扑其碑,毁其祠,碎其尸”。

 

诗词史上最离奇的悲剧,莫过于北宋柳永的词作《望海潮》引发的战争了。这首词中有“重湖叠巘清嘉。有“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”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”等佳句,读来令人欣然神往。相传,后来此曲流传到金主完颜亮的耳中,亦不禁艳羡中原大地的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”,“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竞豪奢”。于是乎,悍然挥军南下,饮马江边,欲占繁华的杭州于己有,战争旷日持久,北宋随之灭亡……

 

于是宋朝上下把这场兵祸怪至柳永身上,说他千不该万不该写这么好的词。宋人谢处厚有一首诗专门写这个事情:“谁把杭州曲子讴,荷花十里桂三秋。那知草木无情物,牵动长江万里愁!”

 

元人所修《金史》言,完颜亮之所以“遂起投鞭渡江、立马吴山之志”,除了柳词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:完颜亮宠臣梁珫曾向他“极言宋刘贵妃绝色倾国”。其实,金人侵宋,一定有着比杭州西湖景色和宋朝某个绝色妃子更重要、复杂的原因。但是,既然古往今来都有不少人愿意相信柳永词是一个祸因,至少可说明柳永词的巨大艺术魅力。(刘继兴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