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继兴的BLOG

很纯粹的文史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刘继兴,作家,文史学者,传媒资深人士,山西柳林县人,现工作定居太原。生于1970年,1992年毕业于天津大学,十余年来,在文、史、哲以及美学、传播学等领域均有建树。共发表各类作品550余万字。有《刘继兴读史》、《魅力毛泽东》、《历史的迷踪》、《哭泣的历史》、《历史上的那些牛人们》、《民国大腕》等著作问世。主编有《读史》丛书系列。 联系方式: Email:ljx6039@163.com QQ:416840699

网易考拉推荐

狂妄至极的那些古今文人  

2015-03-27 05:08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南北朝时期著名文学家庾信就是这样的狂人。他在出游北方时,对别人的诗文都不屑一顾,唯独喜爱温子升的《寒山寺碑》碑文。后来回到南方,有人问他北方文学界情况如何,庾信说,“只有寒陵山的一块石碑可堪共语,薛道衡、卢思道稍懂运笔,其他的都是驴鸣狗叫的乱耳之噪。”

杜甫的祖父、初唐诗人杜审言也是狂人一个。他入京考官时,苏味道是他的主考官,考试之后,杜审言对人说:“姓苏的看了我卷子后必死无疑。”旁人就问他其原故,杜审言得意的说:“他看了我卷子,一定自愧不如,当然要羞愧而死!”《新唐书》本传中还记载了杜审言的另一则狂妄之故事:杜审言病得很重了,宋之问、武平等好友前来探视。杜审言却说:我为命运所捉弄,还能说什么。不过,我活着,一直压得你们抬不起头来,现在我要死了,固然你们可以感到欣慰,但是,只可惜还看不到有谁能取代我在当今文坛的位置呢!

唐朝的殷安也狂得很可爱,据《古今笑》记载,殷安曾经对人说,自古而今圣贤人物没多少。接着,伸开手掌数起来,伏羲算一个,弯一指,神农算一个,弯一指,周公算一个,弯一指,孔子算一个,又弯一指。弯四指后,他不数了,对人解释,这四人过后“无复屈得吾指者”。不过,过了良久,他终于露出了底牌:“并安才五耳!”,意思是他与刚才说的这些人并驾齐驱,同为有史以来仅有五人的圣贤之才。

明代中叶有个叫桑悦的人,恃才傲物,以孟子自况。有人问他翰林中人谁的文章好,他竟然回答说:没有别人,天下数我的文章好,其次祝允明(明代文学家、书法家,与唐寅、文征明、徐祯卿并称“吴中四才子”),又次罗玘(明代江西人,文学家,进士出身,官至南京吏部右侍郎)。

清人汪森编的《粤西丛载》卷六有摘自《岭南琐记》的“桑悦”条,说他“尝调柳州倅,不欲往,或问之,曰:宗元小儿,久擅此州名,往一旦掩倨其上,不安尔。” 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:桑悦被调往柳州任通判,他不愿赴任,别人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柳宗元这小子,独占了此州的名望,我一旦到了那里,我的名望就会盖过他,因而于心不安啊!”其狂妄自大,可见一斑。

古代还有位文人大言不惭地说:“天下文章在浙江,浙江文章数敝乡。家兄文章无人敌,我为家兄改文章。”此人姓甚名谁,史无记载,只言其为浙江无名氏。

清代的狂人中,龚自珍父亲堪称一对奇葩。龚自珍曾自述:“一箫一剑平生意,负尽狂名十五年”。有一次,他住在别人家,来客人时跟人聊天,聊得兴起,居然跳到桌子上舞蹈;送客时,他却不知去向。龚自珍的科举之路颇为不顺,38岁时才在第六次会试中考中进士。当时中榜的举子都称选拔自己的官员为恩师,但龚自珍中进士后,有人问他恩师是谁,他哈哈大笑首:“说出来稀奇,居然是那无名小卒王植!”

龚自珍不仅眼中没有恩师,对自己的父辈亦多有贬损。他的父亲和叔父都是大名鼎鼎的文人,可龚自珍在与朋友一起谈论时,竟然说自己的父亲虽读了不少书,但学问很差。对他的那位当礼部尚书的叔父更是嗤之以鼻,言其一窍不通,粗通文字而已。

龚自珍瞧不起自己的父辈,他儿子龚橙(即龚半伦)有样学样,也瞧不起自己的父亲龚自珍,对父辈的贬损可谓有过则无不及。龚自珍去世后,龚橙常常拿出父亲龚自珍的文稿率意而改,边修改边拿棍子敲打父亲的牌位,嘴里还念叨:“写的什么破玩意儿,真丢人!”又说:“看你是我亲爹的份上,才帮你改过来,以免贻害后人。”

近代以来,文人中的狂客更是层出不穷。章太炎之狂,在学界极富盛名。他青年时代写出《春秋左氏读》后,曾很自负地宣称,如果刘逢禄看了这本书,只能是爬着逃走。刘逢禄是比章太炎的老师俞樾还长一辈的清代经学大师,曾著有《左氏春秋考证》。

曾有人问章太炎:“先生的学问是经学第一,还是史学第一?”,他竟然答道:“实不相瞒,我是医学第一。”章太炎还留下了一句很有名的狂言:“吾死后,中夏文化亦亡矣。”
 
著名哲学家、逻辑学家金岳霖主张学生有自己的见解,而且鼓励他们发表自己的见解。有一次在一个逻辑讨论会上,有人提到了当时享有盛名的哥德尔的一本书,金岳霖说要买来看看。他的一位学生沈有鼎马上对金先生说:“老实说,你看不懂的。”金先生闻言,先是哦哦了两声,然后说:“那就算了。” 师生都如此可爱,令人忍俊不禁。沈有鼎后来在逻辑学方面有很深的造诣,是蜚声中外的大学者。
 
《大英百科全书》称熊十力为20世纪中国最杰出哲学家,蔡元培称其为二千年来以哲学家之立场阐扬佛学最精深之第一人。熊十力之狂,惊世骇俗。他年轻时就曾口出狂言:“举头天外望,无我这般人。”1911年,武昌起义后,熊十力任湖北都督府参谋。当年12月,熊十力与吴昆、刘子通、李四光聚会武昌雄楚楼,庆祝光复,史称“黄冈四杰”。聚会期间,李四光曾书“雄视三楚”,熊十力则书:“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。”

殷海光有一次拜访熊十力,谈起冯友兰、胡适和金岳霖。熊十力对三位学人都不放在眼里,他说胡适的科学知识不如“老夫”,冯友兰不识字,金岳霖所讲是戏论。听罢此语,即使对熊十力盛气凌人已有所闻的殷海光也仍感意外。牟宗三也曾记述过1932年冬首次见到熊十力情形:言谈中,熊十力忽一拍桌子,大喊:“当今之世,讲晚周诸子,只有我熊某能讲,其余都是混扯。”
  
梁漱溟的狂妄也很有趣。1942年,梁漱溟在日军的炮火下逃生之后,在给他儿子的信中写到:“我不能死,我若死,天地将为之变色,历史也将要改写”。梁漱溟给他另外一个弟子也在信中提到这件事:“当时很惊险,但我不怕,因为我知道,我不会死,也不能死,因为还有好多书只能我才能写得出来,所以不能死!”

狂中更有狂中手,特行独立的的李敖更狂。他在《独白下的传统》一书的扉页上写道:“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,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,李敖,李敖,嘴巴上骂我牛的人,心里都给供了牌位。” 他还曾说过:“五百年必有王者兴。我的苦恼是,每五百年要醒一次。(刘继兴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